*延伸自日劇草莓之夜,這篇完成的時間是第八集播出時。
 由於目前台灣未出原著中譯本,一切皆以日劇版為主。
*怎麼辦啊已經不知道怎麼寫第三人稱了(哭)爛透了誰來寫給我看TTT


月已缺牙。
走在路上時,路燈一瞬一瞬地照在身上,冷寒氣息從衣縫間鑽入時不禁讓她打了聲噴嚏。
手裡提著超商的微波食品,她改由掛在腕上並用雙手擁緊大衣。天氣是冷,但也許更多的,是她對夜的懼怕還淤在心裡,所以縱使警視廳到旅館的路已走過百回,不算黯淡的夜色與消瘦下去的月仍是恐懼之源。

啊,該讓菊田護送我的,她不禁嘆了口氣,只好任由過於敏感的神經繃緊、放鬆、繃緊。

然後突然想起菊田總是能在恰當時機出現的能力。
例如她生悶氣時,會在她氣憤扭殺罐裝黑咖啡時也來到販賣機前,買兩罐黑咖啡,坐在她身旁陪著一口飲盡;
例如她情緒滑落谷底或充滿困惑時,十分鐘後準時出現在頂樓,帶著他根本用不著的打火機與薄荷涼菸,皺著眉頭勸她少抽,或試圖把她自備的菸搶過換上口香糖;
例如在居酒屋前於眾人分手後,主動撈過她的紅色提包並陪她走過黯黑的街;
例如在警局內她情緒失控時,總能奇蹟似地讓她冷靜或至少遮擋她各式暴力行為。

所以倒不如,試一下吧。

「菊田──」
她張口不抱期待地小聲叫著,也是漫不經心地,用心與眼先行繪著應是不會出現的男人外型。
然而只有沉默回應。嗯,沒有人啊。
她自言自語著,「也是,又不是神奇寶貝,隨手一拋就會砰地一聲出現,」她想起電視裡的卡通。
「不過要是可以把部下收進球裡隨傳隨到,倒可以省下一筆電話費……」
她假裝手握著球,低頭瞅了幾眼,接著是隨意輕巧地往前一拋。

「主任?」

熟悉的聲音出現在前方轉角處,她震驚地停下並看著菊田提著一大袋零食大步往她走來。
「菊田你真是一個奇蹟啊。」她抬頭愣愣地盯著他,又再次低頭看了看手上無形的球。
菊田歪著頭,臉上是一貫的沉靜,只有眼神透著困惑,但也隨即恢復。畢竟是早以摸清她脾氣的菊田,決定忽略主任常有的莫名話語,率先報告,「大家今天要通宵,我幫忙買宵夜。」
她應了一聲。

「既然碰上了就陪我走一段吧。」
他微笑,一如往常地接過她的手提行李,「是,主任。」


×××


姬川玲子擁有犯罪直覺,缺乏愛情雷達。
倒也並非連明顯的暗示都不明白,龜有西署的井岡和監察醫務院的國奧醫生,可都挾著來勢洶洶的求婚氣勢朝她而來;警署內大獻殷勤的更大有人在,只不過她總是半遮著眼,輕輕將禮物掃進垃圾桶,眼不見為淨。
想一想自己的心思,菊田這個跟了她這麼久的部下,幾乎算是唯一能讓她卸下心房的男人。
在他面前表現脆弱,不丟臉、不可恥、更不用害怕。即使洩漏出女人的姿態,也不會少了自在。

但若要她清楚地承認自己在心中對他的感覺是愛,也是說不出口的。
連自己都模糊不清的情感,要如何去承認?能夠承認的是,她喜歡他。
只是啊,這股異樣的氛圍總令她傷透腦筋,卻又只能停滯而不去處理。她是善於隱藏,佯裝鎮定幾乎算是她碩果僅存的優點之一,但個性灑脫如她,隱忍不說簡直氣悶。
這時候她只能怨嘆自己怎麼就不交一個可愛溫順、能說心裡話的女性朋友呢?
也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煩惱纏心又無法一吐而盡。

但也許最令她煩惱的,是總觀望不出,他的心在何方。

看著她時靜如水,追捕犯人則炙如烈火,和同事間打鬧時是閃爍的星。
更喜歡他眼裡彷彿有著無盡的溫柔,而讓她忍不住依賴。
多面的他有時讓她抓也抓不住,善揣測犯罪心理但連部下的心思也摸不清,讓她備感挫折。

不過,即使觀測得出結論,也必須讓這份喜歡僅止於喜歡。
只能以喜歡來尊敬這份感情,若是踰矩,便是種玷汙。她是這樣覺得。
自己是個沒有資格談感情的人啊。 

所以她警告自己,不能愛上他。

於是在每回他望著她笑時猛力捏著自己直至生疼。
淚眼盈眶,
而痛也不能喊出。


×××


菊田和男覺得困擾,對於姬川主任的心牆。

知道她的心魔是在她來十組的半年之後。警署內口舌是非氾濫,不聽也難,來嚼舌根的人在午休時間鬼鬼祟祟地在男廁前將他攔住,向他叨絮她的過往。
於是那天晚上,居酒屋開會結束後,他忍不住伸手拉住她,而她轉身時的眼神盈滿真誠的疑惑,他張口欲語卻腦筋空白,只能急忙鬆手吞吞吐吐地說,家是同個方向。
他記得她輕快地說那一起走吧,而久而久之便形成一種無形的默契,兩人常於工作後的夜晚相伴而行,就算她後來發現他的家並不在同個方向,亦從未過問。

該是多麼倔強的女人,明明滿腹害怕也不肯洩漏一絲脆弱,因為知道一說破自己的自尊便不允許部下的體貼吧,他知道她是這樣想的,於是更加感到無奈或氣惱,卻也只能靜靜地守著幾乎是每一晚的漫步。

後來為避免同事的誤會,彼此會先分開走一小段,於一個熟悉的轉角處相逢,再走到她常住的、只有彼此才知曉的那間旅館門口,他會站在大門前的柱子旁望著她走進,才轉身回家。
他想也許不該再做更進一步的要求了,總是怕太過靠近,她便豎起鋼鐵般的武裝,愈急愈離,而她也已經離得夠遠了。
他也知道用柔軟的掌心觸碰帶刺玫瑰,是太傻的舉動。

即使他並不在意那股疼痛。
只怕玫瑰刺除後的凋零,無從承受。


×××


「送到這裡就可以了。」她接過手提包,看著他。
男人把塑膠袋換隻手提,「我看著主任進去吧。」語氣中帶著彷彿是不容拒絕的堅持。

「那,菊田,明天見。」
「明天見。主任晚安。」

她轉身走進旅館。
他目送後也轉身離開。


無意打破這份穩定,又也許只是害怕墜落。
踩在平衡木上搖搖晃晃的你們,握緊擁緊,無驚無懼。

理應相信,足下踏實無比。


----


怎麼辦啊搔不到癢處我好痛苦(躺)
只是想寫一下兩人關係但表達得不清不楚,簡而言之是一個覺得自己沒有談感情的資格,一個是知道她怕所以不敢進一步行動,但總之兩個人都想守護對方就是了。

【草莓之夜】愛人悖論(菊田×姬川)

Posted on

20120311

4 Comments
  1. 那個.....可以請問你在哪裡看到小說的嗎?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我沒有看小說喔,臺灣目前也沒有中譯本,這只是日劇延伸:)

      刪除
  2. 版主文筆真好,兩個人的心境都有揣摩出來,一解我看日劇,始終都看不到兩人有明顯發展的愁悶啊!!只是我很好奇,菊田到底知不知主任那段痛苦的過往呢?這會不會造成兩個人之間的阻礙?日劇應該開個專篇說明才是,哈!!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謝謝你XD一方面也是讓我自己解穴啦XDDDDD
      以我的角度,我覺得菊田懂的,否則怎麼每回都能找到被過去纏繞的姬川,又能適時緩解她的恐懼與悲傷?
      但也許只是我過度穿鑿附會罷了。

      其實聽看過日文原著的網友說過,原著中發展的不是菊姬這個CP,所以或許可以假定原著中菊田不清楚吧......又或者是清楚,但沒有發展出我們想要的關係(不要任性!)
      如今只能希望第二季(應該會有吧?)編劇給我們大逆轉,畢竟把他們這條線編得那麼曖昧的難道不是編劇嗎!負責啊負責Q__Q

      刪除